云南红河对“红顶协会”整改 追责8人清退551万元

   日期:2019-10-15     来源:新浪新闻    
核心提示:评论员舒圣祥(安徽)国务院第六次大督查在云南督查发现,红河州建水县存在“红顶协会”强迫个体工商户入会缴费问题。云南省人民

评论员 舒圣祥(安徽)

国务院第六次大督查在云南督查发现,红河州建水县存在“红顶协会”强迫个体工商户入会缴费问题。云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14日公开通报,目前红河州已对问题进行了整改,对4个责任单位和8名责任人进行了责任追究,清退了551万元违规收取的会费。

通报指出:

一、存在的问题

一是将办理营业执照与入会缴费捆绑挂钩。个体工商户不加入建水县个体私营经济协会(以下简称县个私协会)并交会费,就不能领取营业执照,明显违反国家发展改革委、民政部等四部门《关于进一步规范行业协会商会收费管理的意见》(发改经体〔2017〕1999号)中“行业协会商会不得依托政府部门、利用垄断优势和行业影响力强制或变相强制入会”的规定。

二是县个私协会会费成为市场监管部门“小金库”。县个私协会会费多由各乡镇市场监管所在编人员收取,定期汇给县个私协会,支出一般由县市场监管局局长审批。2017年1月至2019年6月,县个私协会收取的551万元会费中,有140多万元用于多个市场监管所修缮办公楼、购买营业执照及登记注册表格等。上述行为,明显违反《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2016年修正)中“社会团体的经费,必须用于章程规定的业务活动”的规定。

三是县个私协会与市场监管部门形成利益链条,成为名符其实的“红顶协会”。县个私协会和下设服务站与县市场监管局及下属市场监管所合署办公,长期以来市场监管部门负责人兼任县个私协会负责人,明显违反《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强推进行业协会商会改革和发展的若干意见》(国办发〔2007〕36号)中“行业协会要从职能、机构、工作人员、财务等方面与政府及其部门、企事业单位彻底分开”的规定。

二、问题整改和责任追究情况

目前,红河州对问题进行了整改,对4个责任单位和8名责任人进行了责任追究。

(一)问题整改情况

一是停止强制入会。停止强制企业和个体工商户填写入会申请等行为,停止入会与办照、年检等业务工作捆绑挂钩。二是清退违规收费。已全部完成50170户个体户、1621户企业共551万元违规收取会费的清退工作。三是整治会费使用混乱、人员兼职和合署办公问题。修改县个私协会章程,明确公职人员不得参与经费审批和使用管理;严禁县市场监管局在县个私协会列支经费,实行会费专收专用;厘清县市场监管局与县个私协会的关系,目前已无公职人员在县个私协会任职;县个私协会占用县市场监管局的行政办公用房已清理腾退,14个会员服务站已搬离各乡镇市场监管所。

(二)责任追究情况

责令建水县委、县政府向红河州委、州政府作出书面检查。

给予建水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党委通报问责。

责令建水县民政局向建水县委、县政府作出书面检查。

给予建水县人民政府副县长徐蕾党内警告处分。

给予建水县人民政府副县长赵伟诫勉问责。

给予建水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党委副书记、局长黄淳撤销党内职务、政务撤职处分,职级由二级主任科员降为四级主任科员。

给予建水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党委书记、副局长普凤莲撤销党内职务、政务撤职处分,职级由二级主任科员降为三级主任科员。

给予建水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副局长苏金福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免职处理。

给予建水县纪委县监委派驻县市场监督管理局纪检监察组组长倪树伟党内警告处分。

给予建水县民政局原副局长易正元诫勉问责。

责令建水县民政局民间组织管理科原科长刘康林作出书面检查。

红河州建水县的个体私营经济协会,之所以叫“红顶协会”,因为它并非一个普通的社团组织,而是由县市场监管局作为其直接“后台”。协会的办公用房,就设在县市场监管局,协会里的领导,也是直接由公职人员任职,给外人的感觉,很像是一个单位挂两块牌子。

事实上呢,企业缴纳的会费,的确正是县市场监管局的“小金库”。

这个个体私营经济协会,很像是个“乱收费专用协会”——县市场监管局想要直接向企业收费,苦于缺少名目,于是就搞了个协会。服不服务的,个体私营企业主们,谁享受谁知道,缴费却是必须的,因为不缴费入会,既办不了营业执照,也办不了企业年检。

瞧瞧,为了乱收费,也算是“煞费苦心”了。只是,这一招实属法盲的昏招。稍微学点《行政许可法》也该知道,连地方法规和省规章都不得设定企业或者其他组织的设立登记及其前置性行政许可,遑论一个小小的县市场监管局的红头文件乎?这也说明,某些基层政府单位距离法治政府的要求,相差甚远。

当前,营商环境是个热词。越来越多的地方,都开始明白营商环境的重要,知道营商环境既是竞争力,又是生产力,而且,营商环境只有更好,没有最好。相比之下,像建水县市场监管局这种做法,与此潮流不仅格格不入,而且有点大煞风景。不仅模糊了政府部门与协会组织的边界,更直接把手伸进了企业的腰包。

当越来越多的地方都开始着力于营商环境的比拼,将之作为更好发挥政府作用的主要手段,也有像建水县市场监管局这种基层政府部门,仍一心扑在乱收费上不能自拔,这是我们必须面对的现实。如果改善营商环境的行动,在基层根本得不到有效落实,无论观念还是行动,都还是老样子,那么,改善营商环境就会沦为空洞的口号,法治政府就难以从纸面走入现实。

“红顶协会”收“?;し选?,是个极坏的案例,却很有可能不是个案。遏制乱收费,约束公权力,必须高举问责大棒,让滥用权力侵犯群众合法权益者,付出应有代价。在国务院大督查发现问题后,当地对该县市场监管局主要官员给予了撤职处分,但是“红顶协会”本身依然得以保留。只是,停止入会与办照、年检等业务工作捆绑挂钩,并严禁县市场监管局在县个私协会列支经费,实行会费专收专用。

不由得替当地个体私营企业主们担心,在此番整治之后,他们会否真的拥有不入会、不缴费的权利?卸下“红顶”的协会,会用自己的服务,去吸引企业主入会,还是暂且蛰伏,只待风声过后,乱收费照旧?

 
打赏
 
更多>同类商协会联盟

推荐图文
推荐商协会联盟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大国商帮简介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晋ICP备16009332号-6